渺渺

【友卯】鬼上身吧

郭得友X丁卯
ooc
第一次发文的萌新啊ớ ₃ờ
就是觉得他俩太甜了
没糖吃就自己写小甜饼ଘ(੭ˊ꒳​ˋ)੭✧
想到哪写到哪
一发,文笔略渣
   
    郭得友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丁卯那小子的,可能是当初自己将他带到那烟花之地,丁卯找他算账时不依不饶的眼神,可能是丁义秋去世后丁卯决定独挑大梁的倔强,也可能是丁卯受了重伤后躺在病床上软软糯糯,奶里奶气的可爱模样……该死!怎么脑子里全是他的样子!他的笑,他的泪,他的一切……都好想占有。
    郭得友俯下身来,用手捂住胸口,大口地喘着粗气。
    要疯了……
    师哥最近变得很奇怪,非常奇怪。丁卯正待在漕运的办公室内思考着,之所以会待在漕运里,是因为丁卯实在是受不了郭得友炽热的目光了,这几天只要郭得友出现丁卯都会下意识躲得远点,偶尔对上他的目光,郭得友却迅速收回眼神,仓皇而逃。这不得不让丁卯怀疑自己身上是不是沾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,鬼上身之类的?不过丁卯迅速打消了这个想法,信奉科学的我怎么会招惹这些不干净的东西!?一定是郭得友!对就是他鬼上身了,谁让他天天捞漂子,肯定是给苦主诅咒了。如果郭得友知道丁大会长现在的想法肯定会被气得哭笑不得,定会想这少年郎怎么就这么不开窍呢?!
     “顾影!顾影!你在家吗!?”
     “来了来了!谁啊!” “呦!这不是丁大会长嘛?怎么有闲工夫到我这儿来啊?怎么没陪在我郭二哥身边啊?!”小神婆顾影早就看出郭得友对丁卯有不一般的心思,只可惜这丁卯到现在都没有察觉,这次既然给她撞见了那她可要好好帮帮郭得友,好让郭得友欠她一个大大的人情,然后……嘿嘿,请她吃一个月的肘子!!
     顾影毕竟是顾影,什么想法都摆在脸上。这不,压根没在意丁卯说的话,一个人傻傻地乐着呢。
     “顾影!你不会也鬼上身了吧?笑得怪吓人的。”丁卯看顾影笑得有些慎人,不得不打断她的美梦。
     “啊!没有没有,我就一个人瞎想想……你,刚刚说什么?什么叫‘也’鬼上身了?”
     “这就是我这次找你的事啊,不瞒你说”丁卯特意往顾影耳边挪了挪,向四周张望“我怀疑我师哥可能是鬼上身了。”
     “开~什么玩笑!我郭二哥那可是人中龙凤,怎么可能鬼上身呢?!”
     “是真的!他这几天老师盯着我看,眼神火辣辣的,以前他可从来不这样的,所以我想请你给他做法事,去去邪。”丁卯瞪大了双眼,正正经经地说出了这番话。
     他这一解释,顾影倒是明白了八九分。感情是她郭二哥不会表达感情啊!那她可得好好帮帮他。
     “丁卯,你听我说,你回家好好休息一天,我这就去给我郭二哥做法事,明天你再来龙王庙寻他,我保证,送你一个焕然一新的师哥!”
     还没等丁卯询问顾影话里的意思就被推了出来。
     什么叫送我一个师哥啊??
     不过,纳闷归纳闷,丁卯还是听了顾影的话,好好回家休息了一天。
     第二日,如约来到了龙王庙,正想推门进去,可又怕见了面尴尬,因为自己毕竟躲了他好几天。
     “哎呀!丁大会长你怎么还在门口啊!赶紧进去吧!别让我郭二哥等着急了!”没等丁卯做出反抗的举动,就被顾影推进了龙王庙,转身想要出去,奈何顾影那家伙把门堵得死死的,只能一个劲的锤门。
     “喂!顾影!别闹了,快开门。”
     “呦!这不是师弟嘛?好几天都没说上一句话,这刚来就要走啊?”郭得友痞里痞气的声音在身后响起。
      哎,逃不掉了。
      其实丁卯也不明白为何一见到郭得友就下意识的想逃……可能是怕陷进去吧。
      丁卯一回头就对上了郭得友的目光,本以为他会像以前那样仓皇逃走,可没想到郭得友这次却主动地望着他。
      被这么一盯,丁卯有点不自在,刻意地避开他的目光,软软的脸颊上攀上若有若无的红晕。只要是丁卯的一切郭得友都会在意,这抹红晕当然也尽收眼底,在郭得友眼里这无疑是诱惑,忍耐了这么久也该让他尝点甜头了。
      于是吞了吞口水,向丁卯走去。
      丁卯心里的小鼓可是敲得咚咚作响,他还以为是顾影没帮郭得友做法事,他现在还被鬼控制着呢!
      算了!死就死吧!
      双眼紧闭,想要表现出大义凛然的样子。
     “噗!真可爱……”郭得友看着眼前的珍宝恨不得现在就把他生吞活剥了。
     “啊?你说什么?”前一秒还在害怕的丁卯,下一秒就被好奇心驱使而睁开了眼睛,本来就很大很美的桃花眼看着郭得友咕噜咕噜地转。
      郭得友又吞了一口口水。
      “我说你傻!像你师哥这种超凡绝伦的人中龙凤,怎么会鬼上身呢?”郭得友狠狠弹了下丁卯的额头“你这小脑袋瓜天天想什么呢?”
       这不要脸的痞样……是郭得友没错!
      “既然你没有鬼上身干嘛要盯着我看,我身上有东西吗?”
      “是啊!你身上有东西。”
      “哎?是吗?在哪里?是什么?”
       郭得友忽然抱住丁卯,把整个脸埋在他的肩上,尽情地感受他的味道。嗯~奶香味,真好闻,真的想一辈子都这样抱着他。
      丁卯,你也是喜欢我的吧!
      忽地抬起手来,抚上丁卯的胸前,用手指戳了戳左边。
      “在这里,我的心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我们,来日方长。
      
  
      END
      希望客官们喜欢
  
   
  

评论

热度(5)